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May 25, 2013

强迫症

开始学古典吉他后,我被迫两只手留不均匀长度的指甲。左手要按弦不可留指甲,右手要拨弦留了一毫米长的指甲。闲着没事看手指的时候,会有想把右手指甲都给剪了的冲动。我又发现了自己多一样的强迫症。

很难过的是,总是有一种莫名地低落,因为感觉上五月真的被我虚度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无法静下心来,集中力也接近零。有种无法接受安静的环境的强迫症,太安静的房间让我焦虑,甚至冒汗。我无法好好看一本书。学校的作业,每拖一天心情就更难过。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而现阶段的状况确实不乐观。面对即将来临的比赛,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现在我真的不敢想。别再问我什么时候毕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实现在、即刻。

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变成了从前最看不起的缩头乌龟?什么时候开始,我害怕的事项越来越多?就连马路上一辆车子以比较快的速度经过而发出的噪音,都能让我瞬间肾上腺素飙升,神色焦虑。在一个马路口亲眼目睹了一场交通意外,就让我每次经过那路口都有阴影般的惶恐。往往冷静下来后,我会告诉我自己,真的够了!除非我真的得了焦虑精神病,不然就不要再让自己什么都害怕了。

这五月,我极少与人接触,没有认识什么新面孔。我的圈子小得只能容下我自己。我知道我傲慢、孤僻的个性已经彻底地显示出来了,丝毫不隐瞒。是不是因为这样的任性放纵,以致我连集中工作的能力和面对外界的勇气都瓦解了?

打完这整篇之后,原本焦虑的心情平静了些许。我要打开我的行事历,将里头的事项一个一个划掉。我对不起五月的自己,六月要过的充实。


Wednesday, May 8, 2013

买不起的民主主义

把“言论自由”这四个字说出口,固然畅快。谁的内心深处都知道,当真正要实践“言论自由”是要付出多昂贵的代价。
它早已成为(或本来就是)个奢华的名词,是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大家庭的一份子、在社会上打一份工的我,所买不起的民主主义。

 我伤心、我失落、我必须沉默。
 因为我在乎、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活着。
 就像太阳系里的行星,曾经以为在自己的轨道上绕着太阳公转就可以避免与其他行星擦肩而过。
 现在的我,在银河系里安静的存在着,渺小的生活着。


  不以文字来慰籍心灵,属于自己的还剩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