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September 29, 2012

时机


有时候我真的很希望可以大醉一场,让时间在我没有意识的情况下飞逝。

有时候也真的很像放肆的喝醉,让时间永远停留在最美的那一刻。

往往,我无防控制命运,无法拿捏时机。

只能让生命摆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