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1

一个很哲学的夜晚


经过多番折腾,实习终于正式结束。
写了一封感谢信,交上去的时候怎么会有点反胃的感觉呢?
我恨的是,为什么总是在最后一分钟才知道谁是真小人,谁是伪君子。
我很会掩饰悲伤,但却无法克制愤怒。为何?

最近想把头发染很黑,不为什么,只觉得这样比较适现阶段的心境。
勉强也算90后,但怎么感觉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怎么会这么渴望宁静、适应平稳的日子。
害怕别人看见自己的幼稚,害怕别人搓破自己的脆弱。为何?

不管怎样,前面的路还是要走,困难还是要克服。
实习过后会回去大学继续读毕业前的两个学期。
接下来有几个星期的假期,会回去美里。
快半年没回去了,美里变成怎样了?
家里的狗狗还健康吗?
我总是,想好多好多。为何?